主题活动 更多...

身边好人

胡青英:在雪域高原绽放青春

2017年08月08日  来源:义乌文明网 

胡青英在藏区为病人检查身体

  “今天正式开工,早上筛查出好几例包虫病,很难想象这么可怕的疾病发生在天真烂漫的小朋友身上。”

  “工作第二天,感觉好像已经持续了两个月,自然环境恶劣,工作环境更加艰苦,加油!”

  “早上8点迎着寒雨出发,爬过雪山,越过泥泞,来到海拔4702米的那曲罗玛镇七村居委会,看到等候的藏族同胞,心里一股暖流涌动。”……

  7月底,结束援藏工作返回义乌的市中心医院超声科主治医师胡青英,翻看着两个月来的援藏日记,一幕幕场景又浮现在眼前。胡青英说:“作为‘80后’,我很荣幸能参与援藏工作,这次经历让我永生难忘,如果有机会,我想再去援藏。”

  放下小家 勇挑责任

  在西藏那曲牧区有一种被称为“虫癌”的疾病——包虫病,严重危害着牧民同胞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今年浙江省卫计委决定选派60名超声医生,分两批赶赴西藏那曲开展包虫病筛查工作,支援时间为两个月。

  得知消息后,还在休产假的胡青英毫不犹豫地提交了报名信息。通过层层选拔,胡青英脱颖而出,成为医疗队的一员。据悉,这也是义乌市中心医院第一位援藏医生。“虽然小儿子才4个月大,心里很不舍,但我真的不想错过这次援藏的机会。”胡青英说,“好在家里人都很理解、支持我,我才能放心加入援藏队伍。”6月初,胡青英带着牵挂义无反顾地奔赴西藏那曲。

  那曲位于西藏偏北处,地处唐古拉山脉与念青唐古拉山脉之间,平均海拔高达4500米至4700米,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60%。早在2014年,胡青英去西藏旅游过半个月,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已经做好了援藏的准备。但是,援藏和旅游完全不一样。刚抵达目的地,援藏医疗队的成员们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其中一名男医生由于高原反应较为强烈不得不抱憾直接返回。

  “对我们来说,工作强度并不大,最难的是要克服生活上的困难。”胡青英说,“那边基础条件比较差,基本上都是山路,而我们要去的村庄都比较偏远,有时候坐车就要七八个小时,一路颠簸,身体已经有点吃不消了,但当我们看到那么多的藏族同胞排着队伍等着我们,就立刻都振奋精神进入工作状态。”

  仪器能为临床医生的诊治提供更加科学精准的依据,每天,胡青英和队友们都要拎着重达10公斤的仪器赶到检查地点。长期在氧气稀薄的高原工作,人的身体很容易出现头痛、心悸、胸闷、失眠、恶心、乏力等症状,很多时候,胡青英不得不边工作边吸氧。

  只有工作结束后,胡青英才有时间跟家里人打个电话或视频聊天。她说,她会把援藏的情况都告诉家里人,希望他们放心;通过视频看到儿子健健康康的,她才能安心援藏。

  医者仁心 不辜负肩上的哈达

  胡青英说,刚去的时候“数着日子过”,最后却舍不得离开。随着援藏工作的深入,胡青英了解到藏区对医疗队的需要,也就更能理解援藏的意义。

  “来藏区之前,我对包虫病的认知仅限于书本,原以为是一种可治愈的疾病。后来才知道,原来包虫病是一种致死率很高的疾病。更没想到,这么可怕的疾病会发生在天真烂漫的小朋友身上。”胡青英说,有一次,她和队友为当地一所学校的1800名学生进行包虫病超声检查,没想到一早上就查出好几例。她说:“由于种种原因,包虫病的防治很难,只能靠筛查早期发现。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精细的检查,让藏族同胞早点发现问题,可以尽早治疗。”

  据悉,胡青英几乎每天要为约70位藏族同胞做检查,2个月下来,她为4000多名藏族同胞进行了超声检查。胡青英所在的援藏医疗队克服了当地恶劣环境、高强度工作压力、语言障碍等重重困难顺利开展工作,赢得了当地群众的认可。胡青英说:“藏族同胞都很热情,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人为我们献上哈达。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为那曲的孩子和人民群众多尽一份力,这样才能对得起肩上的哈达。”(陈健贤)

  ●短评

  是担当更是奉献

  援藏是一份担当,更是一份奉献。两个月的援藏时间,意味着胡青英要和亲人、尤其是和刚出生4个月的孩子离别60天,意味着要在高原克服种种困难和不适应并开展工作。在面临选择的时候,胡青英弃小家顾大家,走进了雪域高原。作为一位美丽、坚强、充满责任心的医生,她用实际行动展现了纯朴、厚道、仁爱。她勇敢地承担起社会责任,向藏族同胞献出了一颗火热的心。 绯语

责任编辑:金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