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活动 更多...

文明创建

义乌小伙子痴迷收藏本土文化实物资料

2018年01月10日  来源:义乌文明网 

 

王圣庆在仔细整理藏品

 

有关义乌的实物资料藏品

  时光如流水一般,带走了很多东西,那些曾经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老物件,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多已消失在光阴里。

  然而不管流水如何冲刷,历史的长河中总会留下一些实物“贝壳”。这些“贝壳”就是历史的证词,它们佐证了一切文字和语言的正确性,它们还让我们想起了我们正在遗忘的过去。

  历史的“贝壳”需要有人去捡拾、去整理、去展示,才会散发出动人的光芒。

  30出头的义乌小伙子王圣庆,就是这样一位执著的“拾贝者”。

  上千件藏品述说义乌岁月变迁

  一个冬日的上午,亮亮的阳光洒在身上,给人融融的暖意。推开义乌古玩街上乌伤会馆的大门,一股沧桑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推开这一扇门,仿佛打开了一个世界,仿佛跨越了一片时空,回到了义乌半个世纪前的悠悠岁月。

  二三十平米的会馆内,整齐排列着一个个玻璃橱柜和玻璃柜台,里面分门别类地陈列着各类藏品;一些大件藏品,如大幅捷报、长条圣旨、农业学大寨红旗及牌匾、石碑等,错落有致地点缀在不同空间。

  帅气儒雅的王圣庆声音洪亮地给我们讲解着他的藏品,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眉宇间掩饰不住那种自豪和陶醉。

  “我是佛堂人,平时自然而然地会多收集一些有关佛堂的藏品。瞧,这一面橱柜展示的全是佛堂的老东西。”随着他的介绍,建国初期佛堂的社员证、购肥证、请帖、新华剧院戏票等生活票证,银行存单、购物清单、借款契约等商业票据;民国佛堂学校的毕业证书、毕业照、成绩单等证照材料,佛堂制的银器、瓷器、木器等老工艺品……一一映入眼帘,令人恍若隔世。

  而有关义乌历史文化的藏品门类、品种也十分丰富,有各时期的印章、纪念章、奖章、证书;光绪年间门牌,民国月饼印板、香烟印板、实寄封;早期义乌烟酒厂出品的烟酒注册商标;文革时期各类红色藏品;义乌人外出鸡毛换糖证明、市场临时摊位证等。另外,还有朱丹溪《金匮钩玄》、陈棣生《水向风从对联》、陈无咎《黄溪大案》《伤寒论说》等古书作品。

  据王圣庆介绍,因空间有限,会馆里展示出来的只是他藏品的一部分。从2009年至今,他已收集了上千件清代至解放前后义乌本地的各类实物资料。

  这些颇具年代感的物品,见证并记录了过去百年间,大到国家发展、社会进步,小到家庭生活、个人命运,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迷上收藏从两枚硬币开始

  王圣庆是怎样走上收藏之路的?这得从两枚香港和佛堂的硬币说起。

  小学一年级期间,一天,他的一位同班同学带来一枚奇特的硬币给大家欣赏,说是在放学路上的佛堂老街捡的。大家仔细一看,发现是香港的一毫硬币。这枚少见的硬币,深深吸引了喜欢新奇玩意的王圣庆。他省吃俭用凑足了5角钱,好说歹说终于从同学手中换来了这枚香港硬币。

  自此以后,只要看到各种新奇特的东西,他都会想方设法收集起来。王圣庆浙大毕业后又到日本留学一段时间,回家乡后,他一边做生意一边搞收藏。起初,他的兴趣爱好放在老银元上,前后3年,收集了晚清、民国等时期的不少银币。

  2009年秋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朋友家看到一枚有“佛堂镇”“价值一分”等字样的锡币。朋友说,这种锡币是佛堂商会铸造的,主要在清末民初流通,而且不仅在佛堂使用,还通行到交界的东阳、永康。

  这枚佛堂锡币使王圣庆对义乌本土历史文化及老物件产生浓厚兴趣,也使他的收藏领域发生较大改变。之后,旧时的布票、车票,老宅子的古砖、残窗,以及他奶奶的嫁妆、爷爷的老茶缸、爸爸的工分册等,只要是充满义乌年代感的老物件,他都一一收入囊中。他甚至还把自己从小学到大学的校徽、毕业证书等,也当宝贝一样地收集起来。

  这些在常人眼中很不起眼的老物件,有了主人的慧眼赏识和感情倾注,它们就是有灵魂的。

  让流落异乡的“宝贝”回家

  岁月变迁,人事更替,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义乌的“宝贝”流落在异地他乡,默默地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回到自己的故土。

  “迷上收藏义乌老物件后,我下决心要把散落在全国各地的义乌货尽可能地带回家。”王圣庆回忆道。搞了3年银元收藏,在各地结交了一批藏友,开始几年王圣庆通过电话短信跟他们联系,让对方一发现义乌老货就通知他。若是认为有收藏价值,他会立马赶过去,把它们带回家。

  近些年,网络、微信广为普及,王圣庆跑外地的次数大大减少。他和各地藏友在微信群里互通有无、沟通交流,一有义乌好货出现,他就会想尽各种办法把它搞到手。

  2017年10月31日晚,因白天忙于11月初义乌古玩街开业的预备事宜,王圣庆直到深夜才打开微信朋友圈浏览,结果发现一朋友在出售一块民国义乌老刀牌香烟印板。他当即决定买下这块印板,并打算第二天一早再跟该朋友联系。谁知第二天忙得焦头烂额,就把这事忘了。几天后,他在朋友圈又看到这块印板才想起来。但此时它已几经转手,流落到外地藏友手中了。

  懊恼、遗憾不已的他,发誓一定要找回这个义乌“宝贝”,于是找到最初那位朋友了解情况。朋友说,在古玩街开业那天的交流会上,印板已被义乌一古玩店老板花50元钱买去了。经层层追问,多方打听,终于找到那位买下印板的外地藏友。殊不知,该藏友竟向他要价几万元。经过近一个月的沟通、协商,他终于花高价把印板买了回来。

  仔细观察这块失而复得的印板,其木质细腻黝黑,雕工精致,图案清晰,大小形状如香烟壳,上刻“老刀牌香烟”“义乌天熙烟社出品”等字样,另还有一些数字、英文、中文字母。

  “这块印板估计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它是义乌有卷烟生产的一个物证。”王圣庆欣慰地说,虽然花了比原价多出数百倍的钱,心痛是肯定的,但义乌的好东西能找回来,值了!

  只收藏展示,不对外出售

  2018年1月1日—3月7日,“乌伤遗珍——义乌民间收藏展”在义乌博物馆开展,展出的100多件古玩精品中,王圣庆提供的民国陈棣生《水向风从对联》、民国义乌城隍庙牒照、民国佛堂宝生银楼广告纸等珍贵藏品就有16件(套)。

  “如果有足够大的展示平台,我会拿出更多的藏品来展示。我觉得,收藏的意义在于读懂历史,展示的意义在于传承文化。”他表示,收藏只是个人喜好的一部分,重要的是力所能及地来保护这些具有历史价值的义乌文化精品,让这些藏品完整地散发出历史的生命力。

  “有关义乌的所有东西只收藏展示,不对外出售”。对王圣庆而言,在义乌古玩街开乌伤会馆也是为了让所有义乌人有一个可供回忆的场所,让更多的外地人了解义乌的历史。为此,有藏友多次出高价欲购买他的藏品,都被他婉言拒绝。

  为了让义乌本土藏品有更大的展示平台,王圣庆在去年5月18日的世界博物馆日,捐赠出一部分极具代表性的藏品给义乌博物馆,希望在更大更专业的平台上,让更多义乌人走进乌伤文化。(陈金花)

责任编辑:金光耀